九九九牌棒棒糖

抱歉啊

抱歉抱歉,原本想这个星期更新的,因为一些事不小心重感冒很难受,估计没那么快更新了QAQ抱歉抱歉,大家也注意身体啊,别像我一样感冒了,很难受的QAQ


我突然发现,,,

我突然发现61的马甲最多!

警察、逆神、队长、<未来>

以后所有想要我写的语录或片段,都可以在这说

欢迎大家提供语录和片段,要不然我也不知道写什么好啊啊啊,选择困难纠结症要犯了啊啊

非典型阅读体

补给你们的,之前没时间更

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我们继续吧”银杏问道“你们想不想看秦神式父子相处是怎样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??!!!”众人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“银杏,你说的是秦上将和秦神,还是秦神和……”一位帝盟粉丝道,心里还是有点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秦神和他的儿子啦!”银杏道,笑的像狐狸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队长,以后居然会……”结婚,他还以为队长会永远是单身贵族呢,林风最还是把后面的话吞了下去,他可不想吃一辈子的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他可是帝盟里面最快脱单的呢”银杏像是知道林风要说什么笑道。

      “是那个小老虎吗?”安影后问道 

       “额……,不可说、不可说”银杏道。

     安影后有些失望,她真想知道儿子以后会喜欢的人,比较能引起他兴趣的人太少了,更何况是以后的爱人。

    “哎哎,放心,等某人掉马后,我会放求婚视频”银杏最看不得美人失望,连忙道。

   “啊啊啊谁求婚?!”安影后还没反应过来,帝盟粉丝就开始激动了!

    “唉唉,不可说,现在赶紧看视频吧”

【秦神风评被害系列】又名【秦神和小恶魔的互怼日常】

“怎么感觉要搞事情啊”

“为什么名字也要屏蔽”

“习惯吧,要有神秘感”


    【,一个秦家人偏头按着耳朵,像是在和谁说话,两句之后,他倾了下身形,对着薄小恶魔道:“小少爷,秦总的电话,说是有两句话要提醒你。” 

  “你告诉他,我不想听。”薄小恶魔在这方面酷的很有水准。 

  那秦家人僵了一下:……又来了,秦总和少爷又来了。 

  那边像是料到会有这种情况,让接电话的人摘了耳机,开了免提。 

  小奈临:……这东西还带强迫的? 

  很快,一道不咸不淡的嗓音,就通过手机传了过来:“下次离家出走记得带个升高椅,不然连想去的楼层都按不到,多心酸。” 

  闻言,正往前走的薄小恶魔,顿时就停住了他的腿。 

  拿手机的那人,就觉得这是块烫手芋头,立刻用眼神求饶道,小少爷,这是boss说的,和我的手机没关系,真的和我的手…… 

  薄小恶魔一把揪住了他,示意他把手机往下放放。 

  那人照做了。 

  薄小恶魔看着手机到了差不多的高度之后,才开口:“找不到我妈咪,是不是很气?所以才会想到心酸这个词?人到了中年,连软饭吃起来都有危机感了?”

      “(⊙o⊙)哇,和漠儿小时候好像啊,不愧是父子”安影后然后不知道自己儿媳是谁,但看到孙子也挺开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愧是秦神,父子相处还真是与众不同”帝盟众粉丝哭笑不得。

看到后面。

    “吃什么?吃软饭!!!”顿时一片惊慌马乱。

视频还在继续

站在楼道里的秦家人,都开始抬头看天花板。 

  小少爷每一个问句都是一把小刀。 

  人到中年?秦总才多大,这把自己亲爹黑的也太惨一点。 

  小奶临是没有见过秦漠,在旁边问:“安安,秦叔叔很老吗?” 

  “将近我们岁数的五倍,你说呢?”薄小恶魔让他自己思考。 

  小奶临摸了一下自己的头,老不老是这么算的吗? 

  薄小恶魔慢条斯理:“整天喝酒,还喜欢把我像购物袋一样扔来扔去。” 

  小奶临迅速的脑补了一个只知道赚钱,还有些秃顶,又面相不好的中年男人,就电视剧上经常出现的油腻总裁:“安安,你辛苦了,能长的这么好看,都是你自己的造化。” 

  “好说。”薄小恶魔从容不迫。 

  小奶临点了点小脑袋,很是认真:“那是要离秦叔叔远一点,从科学上分析,长相也是会传染的。” 

  秦家的群演们,继续抬头看天花板,看小少爷黑秦总,真的很想要消失啊,怎么办? 

  那边却笑了一声,很低很磁:“秦为安小同学,你似乎忘了你妈咪之所以会这么纵容你,不过是因为你很像小时候的我。” 

  这一句是最扎薄小恶魔心的,他将眸眯了起来,那样子恨不得把他爹这个祸害,就地处理掉。 

  秦家的人们也是佩服秦总,能把矜贵的小少爷惹到脸色变冷,除了亲爹也没别人了。 

  “你bey姐姐的事,你不要插手。”手机那边的嗓音还在继续,没有什么起伏:“选拔赛,晋级赛,包括以后的世界大赛,任何多余的事做出来了,对她来说只有坏的影响,不会有好的,你这么喜欢你bey姐姐,应该清楚,她无须你们帮她对付谁……” 

  “能者,终归为王。” 

  薄小恶魔手指一停,出奇的竟然没有反驳,声音都有点小:“知道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“秦神真的好毒舌啊,连亲儿子都怼”

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还真是秦神风评被害系列”

      “哈哈怎么感觉秦神和小恶魔一直在互相插刀”

      “我也这么觉得”

     “原来小恶魔叫秦为安,看来秦神不像表面这样嫌弃小恶魔啊”

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不是你们安影后娶的呢”一直没说话的秦漠终于出声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看来秦神真的很嫌弃小恶魔啊

 “后面怎么一大串屏蔽啊”

 “因为你们权限不够”银杏道。

 【小奶临倒是凑了过去,小小的声问着挂了电话的薄小恶魔:“安安,秦叔叔是不是欺负你了?用不用我帮你对付他?” 

  “不用。”薄小恶魔语气很淡:“我尊老。” 

  小奶临长叹了一口气,像个小大人:“安安,你这么懂礼貌,是斗不过他们大人的,对付渣爹就要有对付渣爹的亚子!” 

  秦家人:……小少爷找了个朋友,怎么也是看自己亲爹不顺眼的那种,这难道是交友标准吗! 

  最过分的是,小少爷居然还在那像是思考对方的话一样,做了个结论:“我学会了,下次用。” 

  秦家人:……你分明就一直在用好吗。 

  “这才对。”小奶临伸手,呼噜了一下薄小恶魔的头。 

  薄小恶魔单手紧了紧,眉心也是拧的,最后一转身,算了。 

  小奶临根本不知道自己刚才也算是从生死大劫中逃出来的,继续往薄小恶魔身后跟着。 】

  “哈哈哈秦神风评被黑的好惨啊”

  秦漠眉头一拧,冷笑,很好,你还是不要出生了。




………………

啊啊啊啊啊不想更新,感觉写歪了,九除了一开始,就很少出现过,但懒得改,啊啊啊没时间,好麻烦啊啊啊啊

求问

61灵魂一毛买走是哪一章啊啊啊

非典型阅读体

一选项一章,因为1和5最多,所以先写这两个。

,,,,,,,,,,,,,,

      “咳咳,好了CP磕完了一对,我们继续看福利2吧,是福利1类似的还没看完呢,还没看完呢”银杏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帝盟众人和粉丝看着秦漠的黑脸面面相觑,还没完,感觉回去要被队长(秦神)灭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还有?!我还有以为没了,那继续吧,我还真想看我们不在时漠儿又做了什么”安影后一听,倒是没什么顾及,小时候很少陪在漠儿身边,他小时候的事知道的也很少,没想到在国外居然有这样丰富的事,她还想知道他小时候是怎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咳……嗯,我们还是听从银杏的话继续吧”秦上将在安影后【柔情似水(bushi)】的目光下,无视了儿子的暗示,挺直腰板咳了一下道。

      “那好,我们继续吧”银杏笑眯眯的继续迫害(bushi)某人。

     【大魔王与小白莲2】

      看到这个大写加粗的字,所以人都安静如鸡的——在憋笑。

     哈哈哈哈,又要迫害(队长)、大魔王、秦神了。

      不行,一定要憋住,要是笑出来,队长/大魔王/秦神一定会灭口的。

要说谁能让少爷无奈的,除了九小姐就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。 

  这几天恰逢九小姐换牙,半张小脸都是鼓的。 

  他们家少爷每天都要把人从家接过来,看着她刷牙洗脸。 

  金发管家只想说,他爸养他的时候,都没这么细心过。 

  这难道就是中共西方的文化差异? 

  连养孩子都不一样? 

  很快,当年轻的金发管家认识其他东方家庭的时候,才明白了一个道理。 

  像少爷那样养孩子的绝对是独一份! 

  比如普通样子的,绝对不会有下面的这段对话。

   大家都以为直接开始迫害秦漠,没想到会来个日常。

      “啊啊啊为什么又搞屏蔽啊啊,我好想知道能让队长这样对待的人是谁啊啊啊啊啊啊”林风有些抓狂,太吊人胃口了。

      “秦神以后一定会是好爸爸”帝盟粉丝看着屏幕笑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可不一定,银杏笑了笑。

【秦漠:“薄小九。” 

  薄九:“嗯?” 

  秦漠:“张嘴。” 

  薄九:“漠漠,我牙没有那么疼了,能不能不吃药?” 

  秦漠:“不能。” 

  薄九:“那我吃完药能亲你吗。” 

  秦漠:“嗯。” 

  他们家少爷基本上每天都是这样用色相哄人。 

  从一开始的“薄小九你再乱亲我,我就隔着窗户把你扔出去” 

  到现在默认九小姐对他做任何亲密的动作。】

      “(⊙o⊙)哇哦,秦神居然也有要用美人计的一天,看到这个,死也不亏唉”

      薄九看着屏幕眼里化过几分怀念,小公主变成大魔王了也还是她的小公主,就是不知道小公主现在还愿不愿意给她养了。

家那边没有人的时候。 

  九小姐还会在这边留宿。 

  每次都是少爷照顾对方。 

  身为当事人之一,小老虎对这一点并不赞同。 

  分明是她在照顾漠漠。 

  漠漠怕黑,又不喜欢打雷。 

  她睡在旁边,能抱着他,还能展现自己的男友力。 

  对于这一点。 

  小威廉听后,忍不住开口道:“,你想清楚,这次我爹地拍摄的地方可是热带雨林,你真不去吗?” 

  那个东方小妖孽怎么可能会怕黑。 

  一定是又被他欺骗了!】

“啊啊啊开始了,开始迫害秦神了”秦漠粉丝一看到威廉就知道要开始了,激动道。

威廉:你礼貌吗?

秦神:你们到底是不是我粉丝?

秦粉表示我喜欢你和喜欢看别人迫害你有什么关系吗?

银杏回答:没有!迫害秦神好香啊。

【热带雨林?”薄小老虎低头拽了一下自己的小键盘:“好吧,当天去当天回,我就去。” 

  小威廉立刻道:“就在郊外,四个小时就能回来。” 

  原本确实是四个小时。 

  但一拍起东西来,时间就不可控了。 

  秦漠按照惯例,下午四点出现在了薄家,带想带着每天都要完成任务的薄小九回家吃饭。

没想到人却不在。

在的人是先生。 

  他像是正打算要出门。 

  穿了一件带帽的黑色外套,手上还带着皮质的手套。 

  平时他的吃软饭形象一点都不符。 

  “叔叔。”好似无论先生是什么模样,秦漠都能保持他的礼貌。 

  先生在见到门外的秦漠之后,单手撑着门框一笑,怎么看怎么邪佞:“来接九?她今天不在,和小威廉出去玩了,是不是心里好气?” 

  秦漠一顿,嗓音很淡:“没有。” 

  “喔?”薄先生轻笑挑眉:“那我就让九在外面多玩会儿。” 

  秦漠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。 

  围着小围巾走回了别墅。 

  想要继续把刚才的跳棋玩完。 

  却在看到沙发上的小键盘时,一阵阵的烦躁。 

  到了差不多六点的时候。 

  安家准时开饭。 

  安老爷子刚好今天能留在家吃一顿,在看到他家外孙旁边的位置空着的时候,疑惑的问了一句:“九呢?” 

  年轻的金发管家使劲儿的朝着安老爷子使眼色。 

  安老爷子还在猜测原因。 

  坐在他对面的外孙就开了口:“和别人出去玩了。” 

  安老爷子自觉没有看错。 

  他家外孙在说这一句话的时候,眸底都是冷的。 

  不知道是不是少了一个人的原因。 

  即便是一桌子的菜,餐桌上的气氛都没有起来。 

  年轻的金发管家也注意到了一个小细节,今天少爷的胃口似乎并不是很好……】

“嗯??!说好的迫害呢,怎么感觉要开虐的节奏?”

看到薄先生那里。

“小老虎的爸爸好腹黑啊”

“怎么办,小老虎的爸爸好邪魅,我要爬墙了呜呜呜”

“我也是,呜呜呜,好帅”

【七点钟。 

  一般这个点。 

  秦漠都会带着九出去散步。 

  养只小老虎当然要饭后放风。 

  可今天,秦漠并没有出门,而是坐在了书房里,手上拿着一本书。 

  翻了几页之后,又抬起眸来,扫了一眼挂在墙壁上的钟表。 

  八点. 

  如果八点某人能回来。 

  他就不追究她不听他话这一点了。 

  秦漠从来都没有觉得时间这么漫长过。 

  七点,七点半。 

  八点.八点半。 

  他推翻了之前的设定,改了主意等到那只小老虎到九点。 

  九点、 

  窗外的路灯都亮了。 

  圣诞树一如既往的漂亮。 

  但秦漠却再也没有心情欣赏。 

  拿了书本上楼,年轻的管家看着那张冰峰一样的小侧脸,硬生生的被吓的,赶紧掏出手机来,看了几页玄幻修真小说。 

  外面开始下雨了。 

  家的灯还是暗的。】

众人:“……”嗯嗯嗯额额额……

秦漠:“……”

就这样,众人看完了秦漠的双标心里路程。

秦漠表示:“……”又开始迫害了是吧,你给我等着!

看到薄九出现,年轻管家赶紧让人上楼。 

  秦漠听到声响的时候,正躺在床上,并没有睡,但那张小脸,很明显比平时冷淡的不是一点半点。 

  薄九回过头去看年轻管家,一双虎眼眨了眨。 

  年轻管家示意她过去。 

  这一点,实际上不用示意,薄九也回过去的。 

  她还带回来了她摘的蘑菇。 

  “漠漠,我给你带了礼物。” 

  没有人回应。 

  薄九挠了挠自己的脸,又往前走了一步,坐在床边呆了一会儿,接着啪嗒啪嗒的跑进了浴室里。 

  再出来的时候,已经换了小老虎睡衣,接着倒了杯牛奶,又垫着脚尖拿了书架上的那本《一千零一夜》,送到了秦漠的手边。 

  一双虎眼圆溜溜的黑,向来是直接的:“漠漠,你是在生气吗?” 

  秦漠一点要理这个人的意思都没有。 

  毕竟某只小老虎总是不听他的话

见状,薄九摇了下老虎尾巴,一个倾身,亲在了秦漠的脸上。 

  这还让他怎么不搭理人? 

  秦漠偏过头来,声音还是淡的:“热带雨林好吗?” 

  漠漠怎么知道她去了哪里? 

  小老虎先是疑惑了一下,接着道:“好玩是好玩,就是漠漠不在。” 

  秦漠在听到这句话之后,心里的烦躁总算是少了一点,漫不经心:“下次再出去提前告诉我,我让厨房给你做了豆角包,全部都浪费了。” 

  小老虎闻言,愧疚了,脑袋低了低。 

  秦漠继续道:“不是不让你玩,只不过下次不要去这么远的地方,好了,睡吧。” 

  不得不说,城府深这个东西,绝对是从小养成的。 

  秦小少爷现在就懂养某人,得以退为进。 

  小老虎原本就开始检讨自己呢。 

  在抬眸的时候,看到就是秦漠有点孤单的小背影。 

  一个伸手抱住了对方的腰,并且认真的发誓:“我以后去哪里都带着漠漠。” 

  秦漠先是顿了一下,接着“嗯”了一声。 

  小老虎见他情绪不高,愧疚感更浓了。 

  殊不知和她背对背靠着的秦漠,眼底的凉意已经散了,有了其他的东西,从床上坐了起来。 

  小老虎还以为他还在生自己的气,在后面跟着他。 

  走了几步才发现,他拉开了抽屉,抽了一包之前前给她备下的薯片。 

  “漠漠,你不是不吃这些东西吗?” 

  秦漠这时候开口了,很淡的嗓音:“你不在,我担心你会饿到,晚饭没有吃。” 

  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。 

  年轻管家恰巧端着果盘进来。 

  每天晚上少爷都要喂九小姐吃上两口水果,是因为九小姐平时太喜欢吃肉了。 

  用少爷的话来讲,就是怕孩子维生素方面跟不上,干脆用水果来补充。 

  刚好就听到了这句话,心道少爷,你说这话就违心了啊。 

  九小姐可是跟着威廉导演他们出去的,怎么可能会饿到。 

  你分明是因为九小姐去和别人玩了,没和你玩,心情不好到没有胃口。 

  不过,作为一个合格的管家,即便是年轻,这种事,他也是心里有数不会说出口的。 

  奈何薄小老虎天生代入感强。 

  圆溜溜的双眸看了一眼窗外。 

  外面下着雨。 

  刚才她回来的时候,还打雷了。 

  这些都是小公主最不喜欢的东西。 

  平时安家吃饭准点,这件事薄小老虎是知道的。 

  小公主因为她连晚饭都没有吃。 

  她却在外面玩了一天。 

  薄小老虎彻底愧疚,伸出两只小爪子去,从后面抱住了站在桌前的秦漠,尾巴还摇晃着:“漠漠,我错了。” 

  见状,秦漠觉得差不多了,直接将心里的话说出了口:“薄小九,你要出去和别人玩儿就不要再和我玩儿了,知道吗?” 

  “知道了,我以后听话。”薄小老虎又摇晃了一下尾巴,说的非常认真。 

  秦漠侧过眸来,手指卷着她的发:“这次就原谅你。” 

  薄小老虎点了点头,为了表示自己很乖,也不用秦漠催了,提前洗了澡,香喷喷的出来之后,躺在旁边,大着一双虎眼听秦漠给她读睡前故事。】 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人就这样看着大魔王套路这个可怜的小老虎。

      “不愧是秦无耻,大魔王”赵三胖表示佩服。

薄九:“……”

秦漠表示无话可说,毕竟他失忆了,完全不知道当年的他咋想的。

    【不得不说。 

  秦小少爷的办法非常有效。 

  因为第二天,小威廉再抱着篮球过来的时候。 

  薄小老虎很果断的拒绝了他:“不去。” 

  小威廉本来红扑扑的一张小脸,对今天的篮球场约会充满了期待,毕竟对那个东方小妖孽,他已经做过了解了。 

  对方根本不喜欢这种流汗的运动。 

  所以不可能会跟着九一起出门。 

  那他就又能和九一起独处了。 

  没想到! 

  “我们不是约好的吗?”小威廉的红毛都蔫了下去。 

  薄九抱着手上的小键盘,像模像样的道:“昨天我留漠漠一个人在家,他连饭都没有吃,还有,他怕黑,我得陪着他。” 

  怕黑? 

  那个东方小妖孽? 

  怎么可能! 

  不行。 

  他今天非要拆穿他! 

  “九,秦那个家伙不可能会怕……” 

  就在小威廉打算一鼓作气的时候。 

  他想要拆穿的人出现了。 

  一身的黑色小西装,头发还做了造型,像个真正的小王子,眸光朝着他这边扫了一眼,清贵中还带着压迫感。 

  小威廉下意识的滚动了几下喉咙,将话吞了回来。 

  不对。 

  他在怕什么! 

  就算现在这个小妖孽长个子了,还是没他壮。 

  他完全不用怕! 

  可也不知道为什么。 

  小威廉一看到秦漠,就会想起那天在汉堡店,这个小妖孽在身后的样子,让人下意识的看了之后想要逃。 

  仔细想想,也只有九离他这么近。 

  安吉莉亚她们虽然叫这个小妖孽王子,但是可以看出来,他们在面对这个小妖孽的时候也有点害怕的感觉。 

  秦漠当然注意到了红毛威廉的眸光。 

  外公说过对待歪果仁要客气一点。 

  这样才会彰显出华夏千万年来的礼仪。 

  秦漠对其他人确实也没有什么不礼貌的地方。 

  但有一点。 

  某只红毛总是想在他不在的时候拐走他养的小老虎。 

  这笔账就要好好算算了。 

  小威廉看着那人眼睛一眯,声音淡淡的开了口:“我不可能怎样?” 

  “怕黑!”小威廉硬着头皮,反正死都死了,还不如说完:“这么大了,还是男孩子,怕黑,你觉得可能吗?” 

  可惜了,小威廉还是错估了我们秦少爷的厚颜无耻。 

  “是人都有恐惧。”秦漠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像是有点落寞:“作为一个男孩,我也不想怕黑,这样会被人笑话,可是没有办法。” 

  小威廉:……等一下,怎么还有这种操作! 

  全程听着前因后果的年轻管家,抬起了头,看天花板。 

  他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,他们家少爷大晚上的都敢一个人去地下室,每次看鬼片,都当成是伪科学来看,比大人还不屑牛鬼蛇神。 

  所以说……怕黑什么的,绝对是装的。 

  可装的这么无耻的。

估计也只有他家少爷了。 

  毕竟有效果。 

  因为他已经听见九小姐的话了。 

  “漠漠,不用怕,以后我陪着你。” 

  “威廉应该想找你出去玩。” 

  “他还有很多小朋友陪着,更何况他这么壮,完全没有怕的。” 

  小威廉表示很扎心。 

  就这样。 

  自此以后。 

  薄小老虎再也没有和谁单独出去玩过。】

     薄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秦漠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厉害,佩服,不愧是小白莲

    “噗……哈哈哈哈哈”终于大家还是没忍住,哄堂大笑,还一边同情可怜的威廉

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威廉好惨啊哈哈哈完全抢不过秦神”

     威廉表示习惯了,心里流下真相大白的泪水,我终于清白了。

——   

你们知道吗?写这章的时候我的嘴角一直和太阳肩并肩没下来过,哈哈哈哈,实在是同情威廉。

这章大粗长吗?不水吧?

还有一章,明天更,输入法太卡了,麻烦死了QAQ



意难平

呜呜呜呜呜,你们为什么让我知道宋声声这个人,呜呜呜呜,太让我意难平了,让我安慰自己他是个纸片人都不行,哇哇哇哇真的好意难平啊啊啊,我什么让我知道他,呜呜呜呜,我的声声啊啊啊啊

关于更新

粉丝居然有154啊啊啊啊,我太开心了,所以,我决定5号更新。

片段:

1,秦神和薄小恶魔互怼

2,云风

3,我在XX等你(就是我在某某等你,帝盟的那个片段)

4,漠九恋情曝光

5,漠九小时候

6,你们自己选片段

片段可以选两个,我尽量更两章,就当做100粉福利,可以吗?QAQ

校草非典型阅读体

PS:因为E票数最多,所以更星信。

,,,,,,

“接下来就是抽签了,抽到谁,就播放他未来的一部分”银杏笑道。

抽签中……

“哈哈,佑司信,感兴趣吗?如果不想知道也可以拒绝。”银杏笑眯眯的往某人的方向看。

佑司信一听,下意识看向星野一,却发现星野一不知道在想什么,根本没看他。

佑司信冷笑:“没兴趣”

他根本不在乎自己,如果未来没有他,那就算知道自己的未来也没有什么意思,没有他的未来,就不是自己想要的未来。

“你不看怎么知道自己在未来有没有心想事成”银杏像是知道佑司信在想什么,笑眯眯道。

佑司信一惊,她什么意思,难道……

“开始咯”银杏又道。

在东瀛,是允许H道合法活动的。 

  佑司信作为第十九代头目。 

  平时的爱好,除了游戏之外就是飙车和喝酒。 

  并且在这里,无论是谁,几乎都知道。 

  佑司信这个人,最好不要惹。 

  因为他是蛇科类动物,会吐红信。 

  不要以为他那张脸蛋漂亮,就真的是小白脸。 

  多少人因为这一点,连怎么凉的都不知道。 

  这不,又有人不知死活的想要在夜店里把他带走。 

  今天佑司信确实喝的有点多。 

  他穿着当地的衣服,再加上他那一头长发,本就男女难辨。 

  但接触到他那双眸之后,就应该知道他身上一点女气都没有。 

  可即便是这样,也有那种看见美色就走不动路的。 

  “要不要跟大叔走,大叔那里还有很多酒?” 

  说这话的人,就是美人喝醉了,想要乘机带走。 

  没想到他的手还没放到那人的肩上。 

  就听咯吱一声。 

  他的手腕被那人重重的折了一下。 

  疼痛感传来的时候。 

  只留下了一道的惨叫。 

  佑司信冷笑着将人推开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薄唇微动间只吐出了一个字:“滚。” 

  那人吓的几乎脸色都变了。 

  佑司信伸手把自己的黑发按在脑后,眸子侧了侧。 

  酒保立刻拿了一瓶新酒过来。 

  他是害怕当家在他这里出什么事。 

  兄弟们怎么都不过来。 

  肯定是接到了命令,都在四周站着。 

  那星野少爷呢。 

  怎么也不来? 

  只要星野少爷来了。 

  才能真正的太平啊。 

  不然也不晓得今天晚上会有多少人被打断手。

“队长,这么可怕的吗?”渡边有些震惊的看着屏幕。

“这个酒保人间清醒”

“也只有副队才能管的住队长了”

星野一无奈的看着佑司信

“你说一说,我哪里不好?” 

  佑司信突的开口了,并不像普通的人,醉酒之后,就吐字不清。 

  他那张脸,没有一点落括的意思,仍然俊美的凌厉。 

  但让他这个做小弟的人说当家哪里不好? 

  这简直是道送命题。 

  “不回答?”佑司信嗤了一声,站起来之后,朝着其中一个还在热舞的美女看了一眼,接着举了举酒杯。 

  这是什么场所。 

  玩乐的地方。 

  那美女看了之后,踱步走了过来。 

  佑司信抬起对方的下巴,像是笑了一下,真的是能男女通吃。 

  “你觉得我哪里不好?” 

  太帅了。 

  帅的甚至让人呼吸不过来。 

  怎么会有这样的人,明明比自己的头发还要长,但就是像迷惑众生妖一般。 

  那美女凑近,想要吻上他的唇。 

  却被佑司信一把推开了,接着,他摇了摇手指:“这个可不行。” 

  为什么? 

  那美女并不觉得他这样的人会喜欢男的。 

  刚才凑上来的大叔根本就是眼瞎。 

  单单看这人如同狼一般的眸,就知道他绝对不会屈人之下。 

  他对女孩子才是真正有着致命的吸引力。 

  尤其是像现在,他开始伸手扯自己的衣领了。 

  “很热?我能帮你降温,喝了这么多酒,肯定很燥,我的车就在外面。”

是星野一。 

  他穿着一件白色衬衫,外面搭配的是深秋时的毛衣。 

  怀里还抱着一只猫,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人物一样,难以让人忽视。 

  酒保顿时露出了一副有救了的表情。 

  佑司信则是眼尾顿了一下,薄唇间有些漫不经心:“我还没喝够,暂时不会回去。” 

  星野一将那猫丢在了他的怀里,斯文不减:“没让你回去,你自己养的猫,不喂?” 

  “又饿不死。”佑司信单手把猫一拎,就见刚才那女人,现在的视线都集中在了星野一的脸上,忽的又笑了:“怎么?现在不想带我走,想带他去你的车里了?” 

  女人被拆穿了心思,脸上一红。 

  佑司信懒得再看,朝着保镖的方向扫了一眼。 

  很快就有人过来清场了。 

  倒是不会怎么样对方,就是这个地方,那女人也没有必要再来了。 

  即便是音乐吵杂。 

  似乎也影响不到两人身上的气质。 

  佑司信拎着那猫,对上了自己的眼,然后嗤了一声:“你的主人现在没时间管你,不想饿死,就自己去找吃的。” 

  这是心情不好的,连猫都不想管了。 

  偏偏满身的酒气。 

  “星野少爷……”酒保在那欲言又止。 

  星野一偏了下眸:“去开个房间。” 

  “是!”酒保心想头目这个样子,确实很适合去睡一觉。 

  不然再有不怕死的送上门来,今天真的就太糟糕了 

  佑司信则是一笑,没什么意见,但也不会多配合。 

  坐在那,自己挑了瓶烈酒出来,单手倒进了高脚杯里。 

  星野一在他倒完之后,就把那杯酒喝了。

佑司信眯起了双眸,又倒了一杯。 】

???

队长未来有喜欢的人了?!娃娃脸震惊的和其他队友眼神交流。

队长居然会卖醉!!!

“你有喜欢的人了?”星野一看向旁边懒懒散散的佑司信。

“嗯,怎么,不行?”佑司信道。

星野一一愣,然后笑道:“没说不行,既然有喜欢的人,以后就别老是去酒吧那些地方,这样不得喜欢的人欢心的”

佑司信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屏幕。

屏幕还在继续播放

  “走了。”星野一嗓音很淡:“找你找的我都困了,再喝几杯酒,会更困。” 

  佑司信抬眸,突的笑了:“你这样子,怪不得那女人想把你带走,可惜她不明白,我们的星野先生,除了z之外不会将任何人放在眼里。” 

  星野一看着他,那张带着酒香的脸,眼尾处都是红的,却又冷冽的很。 

  “你是因为这个?”星野一眉心像是皱了皱,很快就又展开了,语气平常的不过是在陈述一件事实:“除了z之外,不是还有你。” 

  佑司信刚要吐的蛇信,骤然就停住了。 

  他的酒并没有醒。 

  但并不影响思绪。 

  他很清楚,星野当他是家人。 

  这也是佑司信最不明白的一点。 

  明明最早认识他的人是自己。 

  如果不是出了问题,他没有第一时间赶到星野的身边。 

  又怎么会有z的机会。 

  可即便到现在为止,星野还在守着和家的那条约定,并且是自愿的。 

  即便z说要解除。 

  他也不放弃。 

  这才是让佑司信觉得最无力的。 

  但现在不一样了。 

  z秦漠在身边,也早就断了星野的念想。 

  既然是这样。 

  他又何必在着急。 

  佑司信低眸,笑了一声:“我还以为你忘了,你说过的话。” 

  “不会。”星野一气质不改。 

  佑司信靠近了他一点:“那就遵守你来到本家时的约定,像个影子一样,一直陪着我。” 

“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违反约定。”星野一情绪未变,连嗓音也是淡的:“既然酒喝完了,就去睡。” 

  佑司信慵懒一笑,致命的俊美;“我的床伴都被你勾走了,我怎么睡?你不是知道吗?没有人陪我睡,我会觉得冷。” 

  “我陪你。”星野一弯下腰来,将地上的猫一抱,重新放在了他的手里,双眸如泼墨一般。 

  佑司信显然顿了一下,偏过头去,像是笑了:“也可以。” 

  即便知道某人口中睡的陪,就是简单的陪。

众人:“!!!”

“你喜欢我?”星野一看向佑司信。

“嗯”佑司信嗯了一下。

“被屏蔽的人是谁啊,有点好奇”因为刚刚是佑司信的主场,除了东瀛的人全部静言了。

现在才解开,却没想到能开口,却是……,全部人默契的只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转移话题。

磕CP的人:

感觉是契约情人的剧情!

没错,太像了!

啊啊啊我磕的CP居然成真了!

“银杏,结局是A happy ending吗?”有人迫不及待道。

“正主都没及,你们CP粉倒是迫不及待了”银杏哭笑不得。

“哎呀,没办法,我可以不结婚,但我磕的CP必须结婚!”

“既然这样那我按快进”银杏笑道。

算了。 

  反正已经养了他的猫。 

  多养一个也不是多困难。 

  星野一伸出手去,将佑司信手中的烟拿了过来,按灭在了烟灰缸里:“我们谈谈。”

佑司信一顿,那双眸子有些深:“我不想谈,反正也是拒绝我的话。” 

  星野一闻言,眸光像是顿了顿,气场未变。 

  “谁说我就一定会拒绝你?” 

  措不及防的一句话,让佑司信本来要做的动作,直接僵在了那,连带着一双眼都有些圆。 

  越看越像是他的那只猫。 

  星野一伸出手去,捏住了那人的下巴,眸光还是淡的:“外面很多女人说,和你接吻会很开心,她们应该没有看到过你这样的表情。” 

  被他这么一提,佑司信也意识到了什么,很邪佞的呵了一声:“确实会很开心,要试试吗?” 

  “不用,我目前接受不了。”星野一这句话说的是真的,他喜欢的是女人,但那种感情来,佑司信这个人更重要一点。 

  大概是和生长环境有关。 

  星野一对感情向来很淡。 

  z是例外。 

  这个人也是例外。

“啊啊啊啊哇,星神居然……”CP激动死了。

佑司信一听,和屏幕出现了同款动作,猛的看向旁边的星野一。

星野一没有说话。

屏幕还在快进。

【第二天星野一在收到薄九发来的邀请信息时,没有回信息,而是将电话打了过去:“方不方便带家属?” 

  “家属?”薄九只顿了一下,嘴角微勾:“看来你是想好了,好啊,你带来。” 

  星野一轻笑:“你知道是谁?” 

  “除了那条毒蛇还能有谁。”薄九长腿一搭,蛙跳完之后,正在休息:“反正你也放不下他,不然早就去做其他事了,也不会留在那边,继续做帮派顾问?现在的帮派越来越高大尚了,还有顾问这样的职位,不过,星野,他能稳定吗?” 

  星野一看了床上还在睡的那人一眼:“我会想办法让他稳定。” 

  薄九一笑:“那就不知道到底是谁盯上的是谁了…”】

“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在一起了”

“怎么又有屏蔽啊,怎么连人也屏蔽啊啊啊”

,,,,

没掌握好星信他们的人设,我还是高估我自己了〒_〒


校草非典型语录体

    真·有生之年系列

    银杏:“系统因为系统升级了,有个福利你们要不要看”虽然对于秦小公主不算什么福利而是黑历史。

      “福利!我要看”林风一听连忙道。

     众人也欣喜,反正有福利不看白不看。

     秦神挑了挑眉,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  “好嘞”银杏看着林风笑道。希望看完之后,林风不会被秦神罚不准吃肉。

      银杏手一挥,屏幕黑了一下,突然几个字出来,大写加黑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魔王与小白莲

       “这说的是谁吖?”CoCo咬着兔子耳朵问道。他实在是很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威廉看到这个标题,眼皮就一直在跳,一看到这个,他就想到秦漠那个大魔王。

       【西方人在骨骼上天生比东方人大。 

  小时候更是会在身高上有着优势。 

  所以在意识到这一个问题之后,秦少爷漂亮的桃花眸,不由的眯了眯。 

  小威廉也注意到这点,所以在低眸去看某个东方小妖孽时,格外的有气焰。 

  但,老实讲。 

  就小威廉这个段位的,真的不是秦少爷的对手。 

  可以说在同龄的孩子中,比秦少爷聪明的少之又少。 

  秦漠只是扫了他一眼,并不说话,就像是没有看到这个人一样,即便是对方比他长的高。 

  也同样没有打破秦少爷脸上的清贵。 

  甚至于秦少爷一个动作,就让小威廉眼红的不得了。 

  那个动作也没有什么,不过是朝着小老虎笑了一下。 

  接下来,自然而然的就被薄小老虎抱住了腰。 

  “漠漠,你一定饿了吧,我们快点进去吃东西。”说着,薄九还很有礼貌的做了引荐:“这就是小威廉,小威廉,这是漠漠,我的小王子。” 

  抱都抱了。 

  还连我的小王子这种话都用上了! 

  小威廉委屈的想要哭! 

  这不是他幻想中的约会! 

  不过,他不能就这么败下阵来。 

  现在的九只是被对方的美色所迷惑住了! 

  很快她就会发现,他这一款的才更有男子汉气概! 

  对方比他矮了一头。 

  他根本不用这么被动。 

  打定主意之后。 

  小威廉吹了一下自己的红发,打算给小妖孽一个厉害瞧瞧,于是将手伸了出去,很当地的方式:“嘿,兄弟,欢迎你。” 

  秦漠看出了他的意思,嘴角勾了一下,刚想要伸出手去,给对方一个实际性的“回礼。” 

  谁知道,站在他旁边的薄小老虎快他一步将身形挡在了他的面前,然后一双虎眼眯了起来:“威廉,你干什么?” 

  小威廉心脏一颤,生怕九在对着他一阵猛打,啊了一声道:“我想和漠漠握握手。” 

  “知道你欢迎他,握手就不用了,你力气那么大,再弄伤漠漠怎么办。”薄小老虎说的认真。

“哇啊啊,秦神小时候好可爱啊,像个小王子”

“我要拍下来,真的好好看啊啊”

“还有那个穿着小老虎衣的可爱小娃娃是谁?”

“不知道唉”

安爷爷刚想说什么,银杏却对安爷爷摇了摇头。

安老爷子看到后望着秦漠叹了一口气,希望漠儿看了之后能想起来吧。

看到这里威廉大叫:“我就知道是这个!呜呜呜呜呜我终于要真相大白了,我可以清白了”

看到威廉这样众人疑惑,什么真相大白,是发生了啥?

秦漠看到这个,他怎么有种预感,看了这个之后人设会没了,还有这个小时候的记忆他怎么不记得了。

“这里发生了什么吗?”林风疑惑的问。

“我——呜呜呜”威廉刚想说什么,结果说不出来。

“不好意思,不能透剧”银杏露出一种标准笑容可掬的样子。

薄九一脸疑惑,不就是吃汉堡吗?威廉为什么一副清白不在的样子?

屏幕还在继续播放,因为威廉那样子,完全吊起了大家的好奇心,全部都聚精会神的看着。

被嫌弃力气大的小威廉,努力的想让自己缩一点,他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,原来九喜欢的是那种弱弱的类型! 

  那他最近天天练习抱球撞击有什么用! 

  都比不上对方一张脸! 

  还有他是洋娃娃吗? 

  握下手还能受伤? 

  虽然他确实打算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吧。 

  但是这样的说法也太扎心了老铁! 

  同样都是小孩子,怎么对待我们的差别就这么大呢! 

  小威廉的表情丰富多彩极了。 

  秦漠倒是看着挡在他身前的某只小老虎,脸上的笑意更深了。 

  小威廉看到那样的笑,差点就出手。 

  毕竟血气方刚,哦不,是有英雄气概。 

  这个东方小妖孽,刚才在笑的时候,还朝着他这边挑了下眉头。 

  那根本就是明晃晃的在挑衅他! 

  无奈,九不让他握手,他也不敢握! 

  看来只能以后找时间在给这个东方小妖孽一个教训了。 

  反正他总会去学校上学的。 

  他不着急,到了学校,那就是他的地盘了,哼!小威廉还在这样想着。 

  完全没有料到对方会自己送上门来。 

  因为那个东方小妖孽,声音淡淡的开了口:“握个手没什么。” 

  小威廉一下子离直了身形,红发都有了变动,全身都散发着一种,既然你自投罗网,那我现在就给一个深刻教训的气息! 

  秦漠穿着黑色羽绒服,围巾是纯白色的,缠在脖颈处,如墨斐然,他将手伸了出去。 

  小威廉一笑,自认为非常邪魅不羁那一种,头发还是红的。 

  在手指接触到的那一瞬,小威廉用了力气,就等着看这个人跪地求饶。 

  等一下。 

  这……这……这好像不太对。 

  小威廉因为手指传来的疼痛,整个双眸都变大了,小孩子藏不住情绪,满脸的诧异。 

  就想要用更大的力气去回敬。 

  可对方完全没有给他这个机会。 

  他的右手都开始发麻了! 

  然而就在小威廉感觉到疼的要弯下腰去的时候。 

  那头的人突然之间松了手,接着,勾起了唇,嗓音淡的很:“手有点疼,威廉,你的力气真大。” 

  被握麻手的小威廉:Excuse me???? 

  喊手疼的应该是他吧! 

  小威廉气呼呼的刚想要将这个小妖孽的衣领拽起来。 

  那边薄九就直接握住了他的手腕,一双大眼睛还是黑的,小脸认真的问了一句话:“威廉,你又想我揍你了是不是?” 

  小威廉:……这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约会! 

  他好像告诉九,那个小妖孽是在演戏。 

  可是,看看那妖孽偏过头去,好像真的被捏疼了的样子。 

  小威廉简直都要哭了。 

  你们华夏人都这么会演戏吗! 

  “九……”小威廉的眼都红了。 

  薄九小老虎拍了拍他的肩,虎生虎气:“威廉,别装柔弱,走,进去,给你点你喜欢吃的巨无霸。”

小威廉:为什么他哭就是装柔弱!?好气! 

  等一下,那个小妖孽再扫向他的肩时,眼睛里带出了杀气是什么意思? 

  呵呵呵,这是不打算装了? 

  就在小威廉深吸一口气准备迎战的时候。 

  没想到站在他对面的人,眼睛半垂着,甩了甩自己的手,从他这个角度看上去竟然还觉得对方有点落寞。 

  如果他不是当事人,他都会以为对方是真的受伤了! 

  可是他知道对方没有受伤啊! 

  真的好想开口说话! 

  奈何,那边九已经有了动作:“漠漠,你没事吧。” 

  “嗯。”秦漠的情绪听上去似乎还很低,好像是疼的:”不影响吃汉堡。” 

  小威廉想说,你这么装,良心不会痛吗。 

  本来就不影响,会影响才有鬼。 

  不要以为我看不透你的套路。 

  你就是为了迷惑人。 

  小威廉生无可恋的转过头去,看见的果然是九心疼的脸。 

  他是眼睁睁的看着九把那个东方小妖孽的手拉起来,放在唇边,啾的一口,还有奶声奶气的小虎音:“漠漠,我帮你亲亲就不疼了,下次小威廉再和你握手,你就看他一眼就行了,他力气这么大,很容易就把你握疼的。” 

  已经被戳了无数刀的小威廉:……

什么叫做看他一眼就行了。 

  九,你当初打我的时候,都要先鞠一躬的教养呢! 

  为什么看见这个小妖孽之后就都不见了,呜呜呜。 

  小威廉的悲伤已经逆流成河了,但是在情敌面前,他不能弱! 

  彼时的小威廉完全不明白他碰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对手。 

  只能说孩子太年轻,还在用眼睛的余光看秦漠。 

  秦漠那张脸清贵如初,却在薄九低眸的时候,抬起眸来,朝着小威廉那边看了过去。 

  那目光,冷的让小威廉这个大块头后背都有些发寒。 

  ……九到底是从哪里带来这么一个人,好像恶魔!】

秦神:“……”

薄九:“……”

帝盟全员:“……“

安影后秦上将:“……”

看完全部的众人:“……”

第一反应是:“(⊙o⊙)哇哦,秦神居然居然装小白莲花”

然后就是,威廉好可怜啊

“完了完了秦神高冷矝贵的形象在我脑海里完全崩塌”

“我已三观碎裂”

“呜呜呜呜呜我终于可以清白了”

薄九听了哭笑不得摸了摸鼻子。

“还有呢还没看完呢”银杏笑道。

“那继续继续,我还要看看漠儿还有怎样的另一面”安影后异常激动。

“对,继续继续,我还要拍下来”

秦神表示是我提不动刀了还是你们飘了。

秦漠早就注意到了跟在他身后的人,但他仍旧在那慢条斯理的洗着手。 

  洗完手之后,秦漠转过身来要走。 

  威廉学着大人的样子靠在墙壁那,一条腿伸了出来,挡住了秦漠的去路:“我要和你谈谈。” 

秦漠将擦手的纸巾扔进了垃圾桶里,清冷着侧脸,像是完全没有把大块头小威廉放在眼里。 

  这让小威廉出奇的愤怒了! 

  “你就不怕我去告诉九,你刚才是怎么装的吗?” 

  真的是,这个东方小妖孽非要逼他出大招,才知道他的厉害吗! 

  小威廉哼了一声! 

  秦漠侧过身来,忽的眸光一寒。 

  明明是比自己矮。 

  但是小威廉竟然觉得这个人比他爹地还要恐怖。 

  因为他的话:“你去说一句,我打断你的腿。” 

  小威廉:……这,这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,这个小妖孽不是应该怕的要死吗,为什么气势这么强,到底是谁威胁谁! 

  “我,我就去说!”大块头把腰杆一挺,为的就是显示自己的身高。 

  殊不知这是让秦漠最不喜欢的一点,那就是他的小老虎认识的小伙伴,竟比他高。 

  “你可以去说。”秦漠呵了一声,嘴角又出现了小威廉刚才看到的那种恶魔笑:“不过,你觉得九会相信吗?” 

  大块头小威廉经历的还少,这么小的小孩真的没有办法想象世界上还有如此无耻的人。 

  “你,你……” 

  秦漠打断了他的话:“我也有句话要告诉你,你是男孩,她是女孩,在我们华夏有句话,叫做男女授受不亲,以后一些亲密的动作,不要再对她做了。” 

  小威廉不服气:“你刚刚还牵她手了!” 

  秦漠慢条斯理的侧眸:“我和你能一样吗?” 

  小威廉:……他们怎么就不一样了! 

  不行,他一定要拆穿这个东方小妖孽! 

  然而,很快,小威廉就发现了他在异想天开。 

  主要原因在九身上。

……

这让坐在旁边的安吉莉亚,看的连目光都没有错开,等到秦漠站起身来,去拿其他东西的时候。 

  再也忍不住了问起了薄九:“嘿,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 

  “关系?”薄九一笑,眼睛很大,还有点皮:“漠漠以后要嫁给我,现在先练习。” 

  嫁给你?! 

  在旁边听着的小威廉,根本坐不下去了:“九,你不知道那个小妖孽他是怎么对我说话的,你要是知道,你……” 

  嘭! 

  薄九将可乐一放,单手就把小威廉的衣领拽了过来:“找打是不是,再说我家漠漠的坏话,我就把你打包起来喂老虎。” 

  “不是,他。”小威廉还在挣扎。 

  那边秦漠已经回来了,拿着一袋新薯条,淡淡的倾身,将小老虎的手牵了过来:“别打架。” 

  薄九虎眼圆溜溜的转着解释:“漠漠,我平时可温柔了,今天例外。” 

  小威廉:……温柔?你?你今天没打我就是个奇迹,你温柔在哪里? 

  他的九都会说谎了,真的是好扎心。 

  安吉莉亚的心里没有那么丰富,而是偏过头去,脱口而出了一句:“秦,她是安爷爷给你安排的娃娃亲吗?你们华夏人特有的那种古老的结婚方式,哦,天,你要从小就照顾一个妻子?这一点都不好玩吧。” 

  秦漠闻言,眉头挑了挑:“娃娃亲?” 

  “她刚才说,你长大之后会嫁给她,是不是她语法用错了?”安吉莉亚总觉得这怪怪的。 

  秦漠扫了一眼刚才皮过的某只小老虎,看她现在脸颊鼓着,一副虎生虎气的样子。 

  给薄九卷了一下衣袖才开口:“她的语法确实是用错了。” 

  安吉莉亚笑了,她就知道,小王子怎么可能会答应那么古老的方法。 

  秦漠抬眸:“应该是她嫁给我,不是我嫁给她。” 

  所有小朋友:…… 

  安吉莉亚顿住的太明显。 

  威廉红毛气的只想抓桌面。 

  但有一点。 

  自从那天之后。 

  所有人都知道了新来的东方小王子有个早就定了娃娃亲的小妻子。

众人:“(⊙o⊙)哇哦”

今天太多惊喜了。如果出去了,热搜前排绝对都是秦神。

“哈哈哈哈威廉,你好可怜啊”林风笑的直接摊在云虎身上。

“林风,你回去一年还是别吃肉了”秦漠的磁沉声音在林风后面响起,他可没忘了,之前是谁先提起想看福利的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是吧,队长我错了”空间里响起林风的哀嚎。

“那个小老虎也好双标啊,秦神和小老虎一直在互宠”

“对呀对呀”

  


……

应该不水吧?